文径网络 网站首页 | 文径投资 | 资讯动态 | 项目投资 | 专项服务 | 资产管理 | 咨询顾问 | 产业联盟 | 建筑学术 | 建筑馆藏  
解元府咨询
 
 
 
文径网络首页 > 解元府咨询 > 咨询分析 > 跨境电商知识产权纠纷日益增多中国应积极争取国际话语权

跨境电商知识产权纠纷日益增多中国应积极争取国际话语权

2019-7-8   源自:解元府咨询运营管理顾问服务管理系统
阅读 152 次
       跨境电子商务规模日益扩大,成为对外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新兴性及独有特点,也对传统的知识产权保护模式提出了新挑战。

 

       2019年6月21日,北京大学国际知识产权研究中心联合北京杰烁律师事务所举办跨境电子商务知识产权研讨会。会议对跨境电商可能涉及的知识产权有关问题进行探讨,涉及进出口电商、电子商户、电商平台,以及实务操作和理论支撑。从知识产权类别上,探讨了商标、著作权、专利、数据等相关问题。

 

       记者在会上获悉,由于中外国情及其司法环境的差异,很多跨境电子商户对法律和知识产权知之甚少,因此隐藏了不少违法风险,同时我国跨境电商目前面临的最大困境还是跨境纠纷的增多以及应对困难的问题。对于电商平台而言,存在对平台内经营者的管理不规范、审核不够严格的问题。且政府对跨境电商这一新型业态的管理也存在一定的滞后性。

 

       面临知识产权风险

 

       电子商户的典型特征是什么流行就卖什么,但其中往往蕴藏着极大的知识产权侵权风险。事实上,除了极少数情形下网络热销产品没有知识产权保护以外,多数情况下,这些“流行款”或者“热销产品”等,都具有知识产权保护,包括商标、装潢、著作权、外观设计、发明专利等保护。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易继明表示,自2012年以来,从事跨境电商业务的中国电子商户持续遭遇美国权利人的侵权诉讼,极大地影响了中国电子商务海外业务的拓展以及中国电商的形象。中国卖家法律意识、知识产权意识不强,中美两国国情及其司法环境的差异,是造成上述现象的根本原因。为有效应对此类诉讼、推动我国跨境电商业务的良性发展,他建议,一方面电子商户需要加深对域外知识产权法律及司法程序的了解,强化权利意识,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和自己的诉权,另一方面,政府及行业协会也应在协调组织应诉、建立行业规范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同时,我国应积极推动建立和完善规制跨境电商行为的国际协调机制,尝试建立司法协助和联合执法机制,探索利用数字技术加强知识产权侵权防范和监管的新途径,融入以数字化技术推动贸易全球化的浪潮中。

 

       针对中国出口电商在应对知识产权法律风险方面存在的困难,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生钱子瑜、初萌、李兆轩分别从电商平台信用评价体系、电商支付平台的角色、社会组织在电商跨境纠纷中的可能作用,针对跨境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争议的解决提供了一些建议,曾田和刘乾则分别梳理了中美商标法、著作权法的差异,以及由此给跨境电商带来的风险。

 

       钱子瑜认为,应强化电子商务平台在电商信用评级中的角色定位。信用评级制度的良好运转,应属于电子商务平台运营者对于经营场所的安全保障义务范畴之内。对于存在信用欺诈的电子商户,如果平台未能及时加以规制,导致消费者权益受损,电子商务平台应当承担补充责任。

 

       初萌提出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司法协助义务进行限制的必要性。她表示,基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对虚拟账户资金的管控力,司法实践中出现了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协助冻结客户支付账户的做法,但是她强调从法律定性来看,第三方支付机构本身的中立属性、监管机构对其所做的“非金融机构”的定位,都对上述做法提出挑战。她以比例原则为核心,从坚持第三方支付机构司法协助义务的被动性、补充性及慎用剥夺支付工具使用权等角度出发,提出完善电子商务第三方支付机构司法协助义务的具体构想。

 

       李兆轩指出,从以往的跨境电商纠纷来看,当我国电商遇到境外诉讼或行政手段时,主动应诉的只占少数,大部分还是选择直接放弃境外市场,而在主动应诉的电商中,和解的比例也非常高。他建议,社会组织例如行业组织的参与,包括协助电商参与诉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跨境电商面临大量诉讼的困境。

 

       电商及平台责任争议

 

       跨境电商对知识产权中的一些传统理念构成挑战。

 

       中山大学教授李扬指出,在跨境电商发展起来后,很多外国权利人在中国境内没有实体,但通过跨境电商其商标的影响及于中国境内,对此商标的注册授权和确权制度应当做出什么样的回应值得思考。尽管在现有司法解释中,认定驰名商标时对此会有所考虑,但是李扬表示,在商标的授权和确权程序中,即使对于普通的商标,跨境电商对商标使用的知名度的影响,也是应当考虑的。如此一来,《商标法》第32条就可以阻止大量的抢注外国商标的行为。

 

       北京互联网法院副院长姜颖也指出,在跨境电商纠纷中,对电商或者平台的过错的判断,可能要考虑跨境的因素。客观上他们的风险增加了,例如跨境的时候,一般交易中不会承担任何责任的买家变成了进口商。而无论是平台还是电商,都要去了解和注意各国的法律制度,存在不小的困难。在通知删除规则(“通知删除”规则是指有人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权利人有权通知电商平台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电商平台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承担连带责任)中,如果让平台来判断是否侵权,存在困难。因此在跨境电商问题上,对平台明知和应知的判断的规则可能需要发生变化。

 

       另外,在涉外电商蓬勃发展的情况下,平行进口的情况增多(一般而言,平行进口是指他人将本国权利人自己或经其同意在其他国家或地区投放市场的产品,向本国进口)。关于商标的平行进口,在研讨中出现了分歧。

 

       李扬认为,商标平行进口原则上是侵权的,而合法情形仅为例外。因为平行进口侵害的是中国商标权,不是外国的。例外的条件是,外国商标系经过权利人的同意推向市场的,并且国内权利人和外国权利人从法律或经济关系上看是同一个人。

 

       但是,清华大学教授崔国斌不认同“原则上为侵权、合法为例外”的说法,不同意商标权利人过度行使其权利。他表示,在专利领域、著作权领域允许平行进口贯彻得特别彻底,商标领域应该没有特别的理由不允许平行进口。商品品质方面,应当相信消费者的判断,除非质量低劣到影响产品质量保障的程度,或者对消费者利益有更大的影响。

 

       社科院法学所教授李顺德则指出,处理商标平行进口问题有三个原则:一是TRIPs(世贸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规定平行进口问题由各国自行处理;二是我们要与发展中国家一致,并有利于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情况;三是法无禁止即为允许。因此,李顺德原则上赞同商品平行进口是合法的。在具体个案中,不合适的平行进口,应各有各的具体理由。

 

       北京高院法官陶钧基于案例分析,概括了涉外电商平行进口应当适用的规则:一是相关产品系来源于商标权人或者其授权主体。二是若无合理事由,在销售、使用该产品等商业经营行为中不应随意改变原商标标志或添附其他商标。三是产品属性为“正品”的情况下,并不以该产品进入我国境内是否系合法途径为限。四是我国境内销售、使用商标的行为符合市场的通常认知和商业习惯。五是商标权人此前作出的限定销售方式、地域等约定,不能成为构成侵害商标专用权的当然例外情形。六是我国境内销售、使用商标的行为不存在损害商标权人商誉的情形。

 

       对于涉外贴牌加工是否商标侵权的案件,李扬认为不侵权结论的各种论证路径值得思考。在出口商品上贴商标,不可能不解释为商标的使用;若要解释为不侵权,更好的解释路径是出口商品对国内的相关公众影响较小,因此是一种合理使用。而如果认定侵权的话,问题在于谁是相关公众,以及是否存在实际上是在保护法律并没有规定的“出口权”的问题?他表示,考虑到我国的外向型经济和中小企业的生存,现阶段将贴牌加工解释为不侵权更合适,将来如果需要强保护,则可以配置商标的“出口权”。

 

       崔国斌也同意涉外贴牌加工是对商标的合理使用。但是制度上,有时候难以保障商品全都是外销,如果流向国内市场,则是对商标权利人的侵犯,这个可能是国内商标权人挑战贴牌加工的原因。

 

       另一个热点是平台责任问题。北京互联网法院法官张连勇指出,知识产权保护法律制度的地域性,必然影响着跨境电商平台在知识产权保护中的合理注意义务及法律责任。然而,面对潜在知识产权纠纷平台应当如何应对、有无能力应对是个问题。

 

       姜颖指出,无论是涉外电商还是国内电商,在通知删除规则中,如果平台不加区别地有通知即删除,将令通知删除规则比法院临时禁令还有力量,会严重影响电商权利,导致一些不正当竞争的现象。

 

       易继明提出,我国应积极推动建立和完善规制跨境电商行为的国际协调机制,尝试建立司法协助和联合执法机制。

 

       在此基础上,北京大学博士生李春晖针对跨境电商知识产权争议解决提出了具体的国际协调设想和路径。李春晖指出,当下跨境电商知识产权方面面临的问题包括:各国管辖规则和冲突法的不统一;各国对虚拟空间中的诉讼主体、送达、执行和临时措施,以及涉外、小微企业、小额、多发诉讼的制度安排各有不同。这些问题是跨境电子商务本身的技术性与知识产权的技术性带来的,最终亦要以技术创新加上制度创新来应对。既要协调各国实体法规定,又要协调冲突法规范;既可以在新的技术条件下谋求新形式、新内容的司法互助,也可以改造现有国际司法机制或建立新的国际司法机制,例如国际互联网法院。同时,也要创新与网络空间相适应的制度,构建新的网络空间秩序。

 

       姜颖指出,跨境电商带来的第一个问题是管辖和法律适用问题。在互联网电商的情况下,侵权行为地怎么确定?如果所有的终端所在地都是侵权行为地,那就面临哪个国家都有可能有管辖的问题。作为中国法院,还是要争取对涉及到中国的人和行为的管辖权。这个是我们行使中国司法话语权的非常有力的契机。法律方面,我们适用侵权行为发生的国家的法律,这又涉及到在互联网上的侵权行为到底怎么确定发生在什么地方。

 

       作为北京互联网法院副院长,姜颖认为专家们提出的构建国际互联网法院是一个非常有胆识的想法,而且作为首个建立互联网法院的国家,中国应该在构建国际互联网法院方面先行一步,推动国际互联网法院的建设,这样更有利于中国在互联网规则上争取国际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以上信息由CCRRN解元府咨询整理

 

       原标题:跨境电商知识产权纠纷大增 专家称中国应争取国际话语权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径网络咨询中心:刘红娟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方俊 审核)

 

特别提示:本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