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径网络 网站首页 | 文径投资 | 资讯动态 | 项目投资 | 专项服务 | 资产管理 | 咨询顾问 | 产业联盟 | 建筑学术 | 建筑馆藏  
解元府咨询
 
 
 
文径网络首页 > 解元府咨询 > 风险控制 > 剖析康得新陨落之路背后的三大核心法律问题

剖析康得新陨落之路背后的三大核心法律问题

2019-5-29   源自:解元府咨询运营管理顾问服务管理系统
阅读 310 次

       作为昔日的优质白马股,康得新自上市以来,业绩领先,公司实控人钟玉更是在2015年许下五年内市值3000亿的诺言,2017年公司市值曾达近千亿。

 

       然而仅一年时间便跌落神坛,近日公司市值跌至百亿,股价跌落近九成,3000亿的诺言也仿若南柯一梦。康得新缘何走向如此地步,其背后存在着诸多的法律风险和管理问题,毕竟积羽沉舟,群轻折轴,康得新的陨落之路早有预兆。

  

       夙昔白马,而今日暮途远。

 

       1月15日,昔日白马康得新惊爆债务违约。公司公告称,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发行总额为10亿元的“18康得新SCP001”超短融债券的本息,构成了实质违约,出现公司主要银行账户被债权人冻结的情况,公司股票也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而蹊跷的是,据康得新公布的公司账户上仍有150亿,但却还不起十几亿的债务,令人匪夷所思。

  

       1月21日,因涉嫌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事项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1月23日,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股票简称变更为“ST康德”。

 

      4月29日,公布2018年年报,奇葩的是公司10名董监高表示无法保证内容真实准确完整。而且,三名独立董事对公司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122.1亿元存款提出强烈质疑。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回复会计师事务所称,康得新及下属公司存款账户余额为0元。

 

      5月6日,康得新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变更为“*ST康得”,昔日白马轰然倒下。

 

      5月12日,康得新大股东及实控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5月16日,康得新再次公告,宣称相关协议违规,要求北京银行恢复相关账户的独立性。

 

      据康得新公告,情况缘起公司加入了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的《现金管理合作协议》。根据这个协议,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为康得投资集团及成员单位(包括康得新及下属公司),提供账户资金集中,定向支付控制、内部资金计价、账户及凭证服务、资金证明等服务。

 

      北京银行此前答复媒体则称:合同订立符合法律规定。

 

      剖析事件始末,三大核心法律问题凸显。

 

      纵观此次康得新暴雷事件,主要存在三大核心法律问题:协议是否存在违规情况、上市公司是否违反信息披露及是否因此涉刑、实控人是否涉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及是否因此涉刑。

 

      第一,上市公司加入联动账户,还参与归集下拨,涉事双方,都可能涉嫌违规。

 

      《上市公司治理准则(2018)》第68条规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上市公司应当实行人员、资产、财务分开,机构、业务独立,各自独立核算、独立承担责任和风险。”

 

      而涉及三方的《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中约定,康得新和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的账户可以实现资金的划拨归集。这使得控股股东和上市公司在资金管理和使用上产生了混同。此行为严重违反了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中关于上市公司独立性的要求。

  

       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所以,该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相关条款,可能因违反法律而自始无效。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并且,从银行方面看,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6条规定,商业银行应当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侵犯。而《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涉嫌违反相关法律规定。

 

       作为协议的签订方北京银行,可能会因此而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

  

       第二,未尽信息披露义务,可能使得公司面临刑责

 

      持续信息披露是上市公司的责任。《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

  

       据康得新5月11日关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称,公司新一届董事会是在发现康得新及下属公司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账户的实际余额为0时开展自查,这才得知公司及其下属公司曾参与《现金管理合作协议》。更显奇葩的是,公司当年的财务人员也无法说明公司及其下属公司加入该协议的原因。

 

       而依照该协议的约定模式,上市公司康得新及其子公司的钱都会归集到大股东指定的账户名下,使得大股东有机会从其自有账户提取康得新账户上拨的款项,而康得新自己账户的对账单却并不反映资金被上拨的信息,进而上市公司及下属公司无法知悉是否已发生与康得集团的内部资金往来。因此大股东得以“悄无声息”转走公司账户上高达近百亿的货币资金,而长期不被上市公司和投资者知晓,直至康得新无法从账户中抽出资金兑付债券的时候,才暴露出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了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进一步规定,依法负有信披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或者对依法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规定披露,涉嫌造成股东、债权人或者其他人直接经济损失数额累计在五十万元以上的以及虚增或者虚减资产达到当期披露的资产总额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即达到立案标准,综述所述,此次事件爆发不仅严重损害了公司及投资者的利益,公司也极有可能会面临一定的刑事风险。

  

       第三,实控人或涉嫌挪用资金罪,有违诚信

  

       康得新关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称,公司不排除公司的资金通过《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被存入康得投资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可能性。由于公司无法核查康得投资集团账户的现金流动情况,公司目前无法确定公司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投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或挪用本单位资金数额巨大的,或者数额较大不退还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根据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公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挪用资金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有可能构成上述的挪用资金罪。后续若查明122亿元资金确实被挪用,实控人钟玉可能面临三到十年的刑罚。  解元府咨询整理

 

       原标题:康得新协议门事件法律问题剖析

 

 

(本文来源:中国法律风险管理网 文径网络风险项目投资中心:刘红娟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方俊 审核)

 

特别提示:本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